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万年树下有圣灵 作者: 穆枫子衿 字数:3613 更新时间:2018-05-06 14:14:50

第1章:真实存在的血族与母亲的日记

艾利奥现在虽然只有七八岁,但在思维方式上,已经是一个成年人,所以捷克决定将这枚戒指交给他自己保管。

波克雅的意思是要他等到艾利奥十二岁以后才将戒指交给他自己保管,在他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艾利奥完全能自己保管。

“拿着吧,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说着缓缓将戒指放在艾利奥的掌心,“看你母亲这么宝贝这枚戒指,除了替病人手术从不摘离指,要是在我这儿弄丢了就不好了。”捷克挠挠头道。

“我想还是捷克叔叔你帮我保管吧,等我长大些后再给我,这样比较安全,毕竟我一个小孩子,身上带着这样一个戒指,很是遭贼惦记。”艾利奥摇摇头,慢慢解释说,然后将戒指重新给了捷克。

捷克想了想觉得艾利奥说的也有道理,便应下:“那好,我就先替你保管,等你再大一点儿就交给你。”

收起戒指,两人又静静地坐了会儿,等到有些凉意时,捷克开口:“要不你去叔叔家住吧,你阿姨和戴雅尔一定会很高兴的。”

艾利奥微微一楞,心里明白捷克这是为了避免他一个人胡自乱想,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所以想时刻有人看着他,他表示理解,微微一笑:“您就放心吧,我不会多想,也不会做出什么傻事的,捷克叔叔。”

捷克微微错愕,没想到艾利奥心思这么细腻,连他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都一清二楚,真不愧是波克雅的孩子!

“我想回去看看家里有没有母亲留下的其他东西,您的提议我会考虑的,毕竟突然造访会给您和阿姨带来困扰。”艾利奥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毕竟他现在已经没有亲人了,再一个人住明显不是最好的办法。

“那好吧,我先送你回去,你看看有什么东西是需要的,明早我会去接你,至于房子的问题,一切都交给叔叔。”捷克沉默思考了片刻,对艾利奥说道。

“谢谢您,捷克叔叔。”艾利奥诚挚道谢。虽然他很不想麻烦捷克,但他是在太小,很多事情都不方便自己去做。

“傻孩子,和叔叔还道什么谢,你阿姨的命都是你妈妈给的,现在你妈妈不在了,叔叔就是你的家人。”捷克拍拍艾利奥的肩膀低声道。

捷克叫了一辆出租车将艾利奥送到家中,艾利奥低声道:“捷克叔叔路上小心。”

“嗯,不要多想,找完东西就早点睡吧。”捷克临出门前,抱了抱艾利奥,心里泛起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就要经历这么痛苦的事情,上帝未免太无情了。

“嗯,会的捷克叔叔。”艾利奥乖巧应答,关上了玄关的门。

待到门外传来出租车远去的声音时,玄关处传来一阵呜咽声,那声音是如此沉重悲伤充满隐忍与痛苦。到后来呜咽声变成了嚎啕大哭,哭声撕心裂肺充满绝望。

“哎呀呀哭得这么绝望,可是有人能听到么?”一道充满蛊惑的邪魅声音在玄关响起,“你哭得再伤心也不会有人来关心你,他们都不了解你,不了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是谁,是谁在说话!”艾利奥声音沙哑抬起头,眼眶通红,眼角还有泪痕,眼中满是惊惧与恐慌。

这声音他从未听到过,那么空灵,那么诡异,不像是人的声音:“你是谁,快出来,别鬼鬼祟祟躲起来。”艾利奥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可是他那不断发颤的声音出卖了他。

“呵呵呵呵……”一阵诡异的笑声回荡在艾利奥的耳边,“明明对未知的生物充满恐惧,却止不住想去一探究竟,这就是你们人类的劣根性。”

“这么说,说明现在和他对话的不是人类?”艾利奥惊恐地想着。这世上真的有超出自然界的生命存在,这些明明只是人类的假设。但如果是假设,那眼前的现象又怎么解释,显然不是用扩音器变声器之类的工具可以做到的。

“你猜对了,我不是人类。”像是知道艾利奥的想法,那声音事实开口,“或许你需要我的帮助。”

“我不需要。”直觉告诉艾利奥,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他不需要一个未知的生命体帮忙。

“先别着急着拒绝,听我说完再做决定也不迟。”许是知道艾利奥会拒绝,那声音也不急,缓缓开口道:“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想法是‘我不需要一个未知的生命体的帮助,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什么好事’。”

内心所想被了解的一清二楚,艾利奥的心里不免更加恐惧害怕,背后渗出冷汗。

“为了消除你心里的恐惧,也为了表示我是真心想帮助你,我决定告诉你我的身份。”空灵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充满利用与蛊惑的味道。

“其实人类对我的身份还是有所了解的,只是有些许夸大成分在内。”声音缓缓解释道,“人类将我们矛盾化,有时高贵优雅,有时丑陋残忍,还擅自给我们取了一个耻辱的统一称呼‘血族’。”

艾利奥听着那声音的解释,眼中闪过不可置信没想到“血族”真的存在!也确实如同那声音说的一样------人类确实对他们有所了解,还将他们矛盾化,时而优雅高贵,时而丑陋残忍。

他曾无意间翻阅《圣经》,上面就有关于血族的传说,他曾一度将这本书当作无稽之谈,觉得上面的东西不过是人们所臆想的东西。

“你或许翻阅过《圣经》,那上面记载的东西,也不全然都是假的,至少‘血族’是真实存在的。”那声音接着说道,“至于后来流传下来的有关‘血族只能夜间活动,也只能靠吸食血液为生’则和耶和华没有任何关系,但也是事实。”

“你的目的是什么?”艾利奥慢慢镇定下来,对着空中说道。他自然是听出那声音的起者是有目的所图的,不然不会来找他,还对他这些。

“哈哈哈……不愧是波克雅的孩子理解能力就是不一般。”那声音哈哈大笑一声:“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帮我找到一个人。”

艾利奥心里微微惊讶,对方竟然知道他母亲,不过转念一想,他母亲是一名有名的主治医师,知道她也不奇怪,沉声说道:“你让我一个小孩子帮你找人,你确定能找到?”

“我非常确定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母亲,就只有你能找到这个人。”那声音充满蛊,“等到找到那个人,作为合作酬劳,我会让你再看到你的母亲。”

“记住,神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给你。”那声音充满犯罪的气息,“但和我做交易是要付出代价的,你除了要找到那个人,还要帮我找到两样东西。”

“什么东西?”听到能够让母亲活过来,艾利奥心里雀跃无比,就算知道他现在做的都是错的,但他宁愿一直错下去。

“惑戒与红薇枪。”声音开口解释道,“惑戒就在你身边,而红薇枪据我所了解就在你要找的人身上。”

“我要找的人他叫什么名字?”艾利奥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至于对方说的“惑戒”他大概有所猜测了:“你说的惑戒是不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那个戒指?”

“这是个很大胆的猜测,但很可惜那不是我要找的惑戒,至于对方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完全得靠你去寻找。”那声音怪笑两声,心里暗自嘲讽想到:真不愧是你的儿子,连这层都能想到,但哪有怎么样,你不是照样死在我手里了么,隐萨。

艾利奥低下头沉思许久,似乎是想起什么,快步跑到波克雅的房间翻找起来,很快在床下的暗格处翻出一个老旧箱子。

“或许可以从这里找到有关那个人的信息。”艾利奥从箱子里找出一本非常厚的日记本,对着空中说。

母亲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从他记事情起就看母亲不管再忙再累每天依然坚持写日记,就连替病人手术加班到很晚也会坚持写。

而一个大日记本母亲则是一直锁在箱子里,听阿姨说这是母亲还没有遇到父亲时写的,里面记载了母亲从小学到遇见父亲为止的所有事情。

果不其然艾利奥从日记中读到一个母亲从未在他面前提到过的人名------罗溟旭。

日记这样写道:

xxx年xx月x日 天气:阴 星期六

今天是周六,是我来到东方的第两个月,我今天的心情就像窗外的天空一样。你问我为什么?我此刻一定会指着你的鼻子大声吼着嗓子说道,“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我的事情你管得着么你!”

好了,牢骚也发完了,还是赶快开始想想接下来的中文课程怎么过关吧。都怪罗溟旭那个混蛋臭小子,害得我上课分心被老师罚下次上课当着全班的面背诵课文。

我的天哪,我的主啊,快来救救我吧,让我一个刚来东方不久的西方人去背中文简直是要了我的命!

正练习背课文呢,身后传来一堆男同学阴阳怪气的声音,他们正在模仿我的声音,我将那声音完全无视继续背我的课文。

或许是见我不理他们,那些男同学自己安静下来了。罗溟旭吊儿郎当地坐在后面的课桌上在我背错的时候故意特别大声的嘲笑我。

东方有句话叫做“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低头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文具盒朝着罗溟旭用力扔过去!

摔坏无所谓,反正又不是我的!我也就想不通我俩明明天天闹矛盾,老师为何还要我俩同桌,这是不见血不分开,还是有别的什么。

“不是你的东西,扔着特顺手?”罗溟旭微微偏头,快速抓住将要砸到他脸的文具盒,哑痞一笑,动作优雅地跳下课桌向我走来。

“好心提醒你一句,如果背不会可是要受到惩罚的。”罗溟旭故意将“受到惩罚”四个字咬得极重,特别是他现在将脸靠得极近,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啪啪!”两声脆响,我狠狠给了罗溟旭两耳光,用着不流利的中文道:“罗溟旭,欺负我让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东方号称‘礼仪之邦’你就像个流氓头子,真为你们东方人感到悲哀!”

做完这些我没在理会罗溟旭,转身去被课文。当我静下心来坐在桌前写这篇日记时,我才发现我当时是做了一件怎样愚蠢的事情!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如果当时我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罗溟旭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疼痛与落寞。我不应该依我个人的眼光去评价所有的东方人。

在写这篇日记时,我选择用中文去书写,这也算是我对罗溟旭和所有东方人民的一种致歉。

作者的话
穆枫子衿

每张至少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