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九转临君别 作者: 鸢君撷 字数:6676 更新时间:2018-07-19 11:37:00

情缘意绵长

将弦绷紧一些,眯起眼,瞄准不远处的一只梅花鹿,漂亮的小鹿正静静的吃草,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降临。Amelia拉着弦,打算给它来个一招致命。

“嗖——”一声,他还在疑惑是谁在犯贱,可是下一秒,阿萝急切的声音响起,“小姐小心呐!”

然后,Amelia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手中的弓箭早已不知去向了,而正抱着她的正是一脸急色的慕容璃,衣袂纷飞,墨发交缠,眼神相对的那一刹那恍若许下了海誓山盟一般。

站稳脚步之后,Amelia急忙向羽箭飞过的那一边喊道:“谁这么不长眼啊?不知道有人在吗?都看不见了,还来什么狩猎场!”

话音刚落,Amelia就被阿萝环腰抱住,“小姐,你下次阿萝了,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啊?”Amelia揉了揉她的头,在心中苦笑,阿萝你把我抱得这么紧,怕是有伤你也看不见。不过对于阿萝的忠心,Amelia还是知道的,她也只好安慰道:“好啦好啦,你家小姐我吉人自有天相,怎么会受伤呢?还有啊,阿萝你别抱这么紧了。”

阿萝松开手后,站在一旁抹着眼角的泪,而Amelia刚好看到慕容博从那一面走来。他玉树临风的样子像是打着胜利的旗幡。但当慕容博看到Amelia身旁站着一个那么熟悉的人时,面子有些挂不住了,恭敬的行礼道:“皇叔怎么也在这儿?”

“怎么本王不能在这啊?还是本王在这碍着你了?”

慕容博没想到会听到一向不多话的慕容璃这么说,而且站在慕容璃身旁的姑娘就是刚才的女子,他缓缓抬眸,正看见Amelia无所事事的四处张望,清纯的脸庞,十分漂亮,墨色的眸子散发着不为人知的光芒,他收回目光,沉声道:“皇叔,阿博不是这个意思,既然皇叔乐于在这儿,那我先走了。”

行礼后,慕容博走时,意味深长的看了Amelia一眼,这让她很不舒服,便问慕容璃,“阿璃跟自家侄子关系不太好哦?”

慕容璃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Amelia口中的阿璃是在叫他,轻笑两声,“叔侄之间关系本来就不是特别好,更何况作为他的皇叔,我只比他大两岁而已,这种事搁谁身上,谁心里舒坦呀?”

“你才比他大两岁啊!”Amelia惊讶的说。她可真不明白这皇宫里的复杂的亲戚关系。而这时,一直安静的阿萝突然对她小声的说:“小姐不是说不和皇宫中的人打交道吗?怎么你还拉上家常了呢?”

Amelia在阿萝耳边轻声道,“你不懂,只要跟这种大公无私的王爷拉好关系,那讨厌的成王就不会来了。”

“皇兄登基时我才五岁,你以为呢?”

慕容璃也没有心思打猎了,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到不远处有一片开满鲜花的地方,他笑了下,拉了Amelia的手,“跟我来。”

然后在阿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他拉着往远处跑了,一直在林间穿梭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阿萝这才反应过来,朝着四周大喊,“小姐小姐,你去哪里了?小姐……”

停下脚步,Amelia抬眸看见了一片美丽的花海。

各种颜色的花都有蝴蝶和蜜蜂在花丛间飞舞着,一阵阵微风吹来夹杂着花的馨香。就好似天堂一般,美得不可方物。白里透红的桃花枝轻轻的绽放着,尽情伸展着在冬天里蜷缩久了的身子,粉红色的一片是一树的花开。这让她突然想起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连风都是温暖的颜色。和她身着的红衣相映成辉。

Amelia瞬间笑了,他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多漂亮的花,尤其是那一片片桃花,即使是在美国的南部,她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

“哇,好漂亮,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美丽的花儿!”她回眸对慕容璃轻笑,“谢谢你。”

她笑的特别好看,漂亮的眼睛弯成了一枚半月,白皙的肌肤映在百花的映衬下有些红润,慕容璃只觉得她站在花丛中,貌似连花都失去了颜色,他只是笑,看她闭起眼睛,享受花香微风的模样。

“Is so beautiful to be with you.”Amelia微笑着,还以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谁知耳边传来慕容璃的声音,“双儿说什么呢?”

Amelia回眸刚好,正对着慕容璃十分俊秀的脸庞,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一阵阵的扑在她的脸上,Amelia赶紧别过脸,有些尴尬的回答,“没……没有说什么呀,你听错了吧。”

“哦。”

她一直在偷偷的笑,慕容璃给她的感觉就是特别的阳光。Amelia从怀里掏出一只玉佩递到他手里,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慕容璃,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这块玉佩是我娘送给我的,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忘记我。”

慕容璃接过玉佩,却将一块奇怪的玉交到她的手里,“以前有人告诉我,若是你真心喜欢一个朋友,就将这块玉送给她。现在,这块玉到了你手里,我们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了,好吗?”

Amelia缓缓起身,手里握着玉佩,长长的吊穗从慕容璃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笑着,“我现在要离你一步远了。”

她往后退两步,又道,“我离你三步远了。”

然后,Amelia转身走几步,回眸一笑,“记住了,我住在至尊盟,以后来找我。”

慕容璃看着她的身影一点一点缩小,直到再也看不见了。这时候他才觉得,刚才Amelia走路的样子十分可爱,一下子从一位倾城的仙子变成了调皮的孩子,天下的女子,有几个能是这般洒脱的……

Amelia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不放心阿萝,她可不能让阿萝一个人在那里等太久。毕竟慕容博那个讨厌的家伙总是在四处游荡,万一他看到阿萝只有只有一个人去欺负她怎么办?想着,Amelia摇摇头,把自己那些奇怪的想法甩掉。

“Amelia,你乱想什么呢,阿萝怎么可能会有事。”

果不其然,当Amelia回到原地的时候,便看到阿萝一直在那里等待着,手里不停地将树叶撕碎。

听到脚步声的阿萝抬头刚好看到Amelie朝自己走来,她嘟着小嘴,很是委屈地看着她,“小姐,你怎可以丢下阿萝一个人呢?”

Amelia笑着揉揉阿萝的长发,像个大姐姐哄小妹妹似的,“好啦,下次再也不会了。刚才是阿璃太急了,没来得及带上你。”

两人相视一笑,便一起走出了树林。刚迎来温暖的阳光,Amelia就看到了一个极其不想看到的人,而且还附带了另外一个,她在心中嘀咕道:“这是中大奖了吗,还带买一送一的?”

站在Amelia面前的,正是慕容博和他的未来侧妃季石画。他们正有说有笑的向Amelia走来,原本Amelia是想避开的,可是一回想起陆无双被季石画欺负的画面,气就不打一处来,反正季石画还没嫁给慕容博呢,再怎么着也不敢跟至尊盟作对。想着,Amelia便轻声对阿萝说:“走,我们去会会他。”

阿萝还没有反应过来Amelia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就见她已经走了过去。没办法,她也只好跟着了,自家小姐不会武功,就只有自己舍命保护了。

慕容博看到Amelia时,正想去跟这个不一样的女子说话,没想到季石画抢先了一步,她站在慕容博旁边,趾高气昂的看着比她清秀多了的Amelia,“喂,你是谁呀?怎么敢挡在我们成王面前。”

Amelia笑了笑,漂亮的黑眸闪烁着太阳的光芒,不屑的撇了季石画一眼,故作不知道的反问道:“哦?那你又是谁,敢挡在至尊盟少主面前?”

“呵,本小姐乃是护国大将军之女季石画。至尊盟少主?不过是个没法习武的废物罢了。”季石画不屑瞥了Amelia一眼,高傲的样子让人讨厌。只是她没有想到,Amelia竟然皮笑肉不笑的直接明了的说出了身份的悬殊。

“护国大将军的庶女也敢跟本少主顶嘴?就是不能习武,不过那又怎么样,本姑娘照样是至尊盟少主!比起一个小小的护国大将军庶出之女,真不知道本姑娘有哪一点不尊贵。还是你觉得,自己美貌无双,倾国倾城,并且武功高强,神功盖世,至尊盟也不放在眼里?”

慕容博见Amelia一直拿着至尊盟来打压季石画,而且她那一副傲而不骄的模样,更是让慕容博对她另眼相看。他上前一步,将季石画拦在身后。

“陆姑娘,画儿不懂事,你别跟她计较。”

“我家小姐自然不会跟她计较,家主说过,没本事的人就不应该出来丢人现眼。”阿萝见Amelia不想回答慕容博的话,便在后面小声的说。其实他自己也感觉得到自家小姐对朝廷中人没啥想法,但貌似就是看慕容博不爽。

“成王殿下,不是本少爷手拿至尊盟出来恐吓人,只是季小姐一位庶女见到本少主,不行礼则已是无敌了,居然还敢趾高气昂的根本上师说话,也不知道是谁给季小姐的自信敢挑衅自尊盟。”

纵使季石画觉得Amelia的话很是欠揍,不过慕容博却不这么觉得。Amelia说话时眉飞色舞的动人模样,让他对她的好感又加深了几分。最重要的是,慕容博从小生活在斗争与恭维当中,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美得那样清秀的女子,宫中的女子,多是以浓厚的脂粉掩面,而他却从来都不喜欢这样的女子。

“陆姑娘言重了,回京后本王自会跟将军提番建议。”

“那真是劳烦成王了。”Amelia说完便微微低头,“先行告辞了。”

话音刚落,Amelia就离开了,看到季石画那气结的模样又不能发作时,气愤的连双眼都得冒火的时候,Amelia也着实要憋不住了,她悠闲的走着,手里把玩着慕容璃送给她的暖玉。

“小姐,这是什么?”

“这个是阿璃送给我的暖玉。”

“阿璃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慕容璃了。”

听到那熟悉的名字,是?慕容博愣住了,在朝野之中谁都知道,逍遥王慕容璃从不参政,但却被皇帝宠着,不只是因为他是皇帝的弟弟,更是因为他是个不多话,但却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逍遥王在军中的名声叫得响当当的——战神。

慕容博没想到那么冰冷的人,也会主动将东西送给一个女子,看来他要站在慕容璃之上,还得从陆无双身上下手。

“王爷,你在想什么?刚才为什么要帮那个废物?”季石画十分委屈的说,幺妹的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泪水,但慕容博虽喜欢她,可也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毁了自己的前途,他用手擦净她的泪水,哄着说:“画儿以后还是不要太招惹那陆无双了,知道吗?”

“王爷,你不会是喜欢上陆无双了吧。”季石画

哭得梨花带雨的慕容博只好安慰她道:“怎么会呢?无论本王做了什么,画儿你也一定是本王的妃子!本王的画儿的心,苍天可鉴,明月可照。”

“王爷真讨厌!”

Amelia刚回到至尊盟,就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不由得在心道:该死的慕容博,应该在说我坏话了吧,哼,这样最好,省得看见你就心烦。

刚刚踏进至尊盟的大门,就看见陆弦站在大门内,仿佛在等她一般。Amelia小心的走过去,行了个礼。

“爷爷怎么出来站着了?”

陆弦见来人正是Amelia,赶紧让她扶起,也有些着急的说:“我听说逍遥王带人来这边打猎,空气在外不安全,所以派弟子出去找了,谁知你已经回来了,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爷爷双儿怎么会出事呢?双儿可聪明了。”Amelia开心的笑。原来陆弦即使不喜欢女儿,也觉得陆无双不能习武有些丢脸,但是老爷子对于唯一的后代还是比较上心的。

“双儿,爷爷平时也不是故意刁难你,只是爷爷过不去那个砍儿……”陆弦有些激动的说。Amelia忙去给他老人家顺气儿,很努力的让他感到舒服,并且不会气喘,虽然老爷子是习武之人,又是武林盟主,但是年纪大了,遇到些激动的事情,也很难顺气,再说了,奔走江湖这么多年,怎么又可能不受伤呢?旧病复发还是很严重的。

“爷爷,你说的事儿都明白,放心吧,双儿会照顾好自己的。”

就在这时,突然有名弟子跑了过来,“老爷子,不好了,不好了!”

“你胡说些什么呀?爷爷好着呢。”Amelia瞪了那人一眼,那弟子慌忙的回答到,“上次你弄错了,老爷子,朝廷中派人来至尊盟,现在正在三里外的路上!”

“他们可有带兵?”陆弦将Amelia拉到身后,仿佛眼前正有一场将要揭开的大战一样,那弟子想了想,立刻回答说:“没有带兵,不过……好像带了许多挂着红绸的箱子。”

“关上大门,待有人叫门再开。”陆弦说完便朝平日里议事的大厅里走去。Amelia白了那弟子一眼拉着阿萝,跟在陆弦的身后,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因为这次很有可能是成王来提亲了,不过她有些不明白,陆无双都还没有与慕容博相恋,那提什么亲啊?

事实证明,Amelia的预感非常准确,刚看到慕容博带着提亲侍卫来到至尊盟的时候,她被自己的预感吓得踉跄了一下。

慕容博恭敬的行礼,眼含微笑的看了Amelia一眼,顺带挑一下剑眉,“陆家主,晚辈这次来至尊盟是为了跟陆家主提亲,晚辈对陆少主少主一见倾心……”

“唔……”Amelia坐在一旁,一副要呕吐的样子,见其他人一脸奇怪地盯着自己,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啊,你们继续。”

慕容博尴尬地咳两声,正打算继续说,门外却传来一阵急促地马鸣声,顷刻间便有一位素衫男子冲进大殿,二话不说便一脚踹倒了其中一箱聘礼。从散落的金银珠宝里随手拿出一尊玉佛,嘲笑地说:“慕容博,这种下品的东西你好意思拿来跟双儿提亲?你不是很喜欢季石画吗?你这么做不觉得给你父王丢脸吗?”

看到来人是慕容璃时,Amelia会心地笑了,笑得那样开心,那样灿烂。继而又听到慕容璃笑道:“慕容博,今天这亲,我看你是别想提了。”

Amelia正想拍手叫好,却听见陆弦问她,“双儿,你与两位王爷认识?”

“啊?”Amelia愣了愣,随即嫌弃地瞥了慕容博一眼,心说,谁稀罕认识他!她正色道:“爷爷,阿璃是我的朋友。”

“那他呢?”陆弦指了指慕容博,随即听到Amelia十分认真的回答:“爷爷,若是哪天双儿能打得过成王,双儿一定不会放弃亲手了结他的机会。”

她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侍卫“哗––”一声拔出佩剑,眼放寒光的盯着Amelia。她说的这句话是真的。前世慕容博太欺负陆无双了,她家破人亡,他天下无双。而她,Amelia,就是一个新生的陆无双,所以她绝不容忍任何人欺负她!持枪拿刀的恐怖分子都没动过她,他们凭什么!

陆弦见Amelia如此正经,还以为是她遭到慕容博欺负了。至尊盟虽然没有多厉害,但也不是什么都可以欺负的。

“成王,今日的提亲即使逍遥王不同意,就是看在双儿如此讨厌成王,老夫也是不会同意的。况且双儿的爹娘今日也出去集训,老夫不能擅自做主。所以,请成王还是把这些聘礼收回去。哦对了,最重要的是,至尊盟不欢迎……”

慕容博黑着脸离开了,而慕容璃却和陆弦亲切地打起招呼之后留了下来。

“你……今日怎么回来?”Amelia仰着头看着身旁的慕容璃,她们共行在至尊盟的海棠院里。纷纷扰扰的海棠花被风一吹便簌簌落下,将她印在花海里,格外美丽。

“我听说慕容博带着聘礼来到至尊盟,觉得他配不上你,就来了。”

慕容璃看着她笑,有谁知道他刚回去却听到慕容博向陆无双提亲的事,又快马加鞭地赶了回来,其实那时他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心里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陆无双不能嫁人,别人。

可是,当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慕容博不配陆无双时,看到陆无双那样会心地笑,原来,她的一颦一笑都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

“真的吗?”Amelia笑得格外好看,漂亮的眸子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当然了。”他伸手摸摸她的头,那样的宠溺。以至于连Amelia都对这么优秀而又十分俊逸的人着迷了。不过她的任务,保证陆无双不再活得像上一世那样的凄惨。

Amelia想了想他刚才跟陆弦打招呼的亲切模样,奇怪的问,“你跟我爷爷认识吗?”

慕容璃想了想,七岁从师便拜在陆弦门下,只是后来回宫也算是认识了,最重要的是,那时他就已经见过陆无双刻苦勤奋却终无结果的模样,没想到这才十二年不见,她已经出落成一位大姑娘了。慕容璃笑了笑,道:“当然了,你爷爷可以说是我师父了,不过只教了三年我就被迫回宫了。双儿,你知道你小时候的样子有多可爱吗?每天早晨所有弟子中最早起来扎马步的人是你,练拳练到手肿的人也是你,对师兄弟最关心的还是你。那时候,你真的可好了。”

在陆无双的记忆里,确实有位小师兄整天看她练功,害她还以为自己哪里练的不好是陆弦特地派来监督的。想到这些,Amelia不禁嘟嘟嘴,不满意地说:“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可爱了,不好了?”

“双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慕容璃有些慌乱地说。

感到脸颊传来柔软冰凉的感觉,慕容璃睁大凤眸,却见Amelia低笑说:“今天要不是你,恐怕爷爷就要受为难了。阿璃,谢谢你。”

他不说话,却依然沉在她蜻蜓点水般的轻吻里,白皙的面容悄悄染上一抹红霞。伸手将眼前的俏人儿揽入怀中,他只是轻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双儿,你知道吗?从小时候开始,你就将一枚绝美的朱砂痣深深烙在心里,哪怕天地沧桑也不会被抹去。”

Amelia听到自己雷鸣般的心跳,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哪怕是与她最喜爱的美星相拥时,都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说现在她的心中住着慕容璃,那么她已经完成了任务的一半。接下来,Amelia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让慕容博和季石画“有情人终成眷属”。

作者的话
鸢君撷

预告:她和他联手共同欺负慕容博一人,故事里的男主和女主一瞬间变成不该出现的人,而Amelia和慕容璃最终走在了一起,但世事无常,人的一生总有许多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