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修真仙侠 > 仙狐劫
写作状态 《仙狐劫》|作者:上官雪嫣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7-10-13 13:04:00| 字数:5859|阅读:104|推荐:0 | 金票数:0
仙狐劫
简介: 她的一生有两个忆,一个是失忆,一个是回忆。如果是你,你会选哪一个?

遇前世故人,回忆往事。转世再生,只为复仇,还好遇见了你们,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运,在人间又会有怎样的奇遇…

踏上修仙之路,道不悟,缘不尽,仙难修,不可说也。
  • 本周点击:104
  • 本月点击:104
  • 本周推荐:0
  • 本月推荐:0
  • 签约状态:未签约
  • 授权状态:未授权
  • 写作状态:连载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17-10-13 13:04:00
      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还有不少张着花伞的小商贩。

      

      霎时、身后践踏着的马蹄声娓娓而来、像是预谋好了节拍,听不出丝毫破绽,就这样近了,更近了,不觉的回过身,视角里那辆金褐色的马车。

      

      一位女子掀开车帘,一身丫鬟打扮,好奇地瞧着外头的世界,像是第一次见到世面一般。只听见她对同行的另一女子说道:“公主,我们出宫了!”

      

      丫鬟口中的公主,从车外望去,一身紫陌素衣,戴着白色头纱,看不清样貌。声音清脆悦耳,带着特温柔的语气:“嗯!”于是马车巡巡而去。

      

      马车停一留在一座府前,丫鬟下了车,并掀开车帘,伸手过去扶着公主。公主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又摘下面纱。只见她那乌黑如墨的长发在腰间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

      

      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镜前徘徊,像似画中的奇女子。

      

      “公主,我们到了。”

      

      大陆被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为南国,北国,东域和西域。

      

      而这里就是北城,繁华却是极为神秘的国度。

      

      丫鬟口中的公主,唤名“上官雪嫣”,杨丽妃所生之子,也是南国国君最宠爱的女儿。

      

      不久目光便转移到了府前的牌匾,‘异君阁’,倒是吸引了上官雪的注意。一路奔波,许久未出远门的上官雪觉得有点困乏了。便戴上头纱,走进府里。

      

      刚开始就觉得奇怪,进来之后觉得更奇怪了,府前连个门卫都没有,进来前院竟然一个丫鬟也不见人影。“果然不是一般的王府。”

      

      都说‘异君阁’奇幻莫测,是南国最神秘的地方,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名不虚传。

      

      庭院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幽香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

      

      走进不久,上官雪便听到悦耳动听的水声,闻声而去,不远处,便看到这花园般的庭院配上了一套假山池鱼的风水画。

      

      爱兰之人君子也,同上悬的‘异君阁’也看得出来,阁主高尚的品德。本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是知面知心不知人。

      

      “公主,这里怎么没人啊!”

      

      只见上官雪容止笑了笑,宛如月光流水一般宁静悠闲,她的神情那么从容自在,淡定温和。“该来的总会来。”

      

      顿时,一道黑影从两人身后若隐若现中恍惚地闪过。两人转身过去,只见大理石柱之间的石阶上垂着朦胧的纱幔,任清风拂过。

      

      丫鬟天生胆小,这样便被一阵微风给吓着了。“公,公主,我听宫里的人说这里到了半夜经常闹鬼,还有那个阁主,身边的丫鬟和贴身侍卫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总是神秘莫测,是人亦是鬼,我们不知,总觉得怪怪的,我们还是走吧!”

      

      上官雪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小乔啊小乔,现在可是白天,哪里有什么鬼啊!父君就是让我来这找阁主避难的,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呢!而且,看这兰花的色泽,定是被爱兰之人每天按时修剪的,还有这地面,都是干净的,明显就是有人刚刚打扫过。所以,这个府里一定还有人,我们再等等吧。”

      

      不亏是南城君主最疼爱的女儿,说的话都是那么的有气势,长得一副弱女子的样子,说出那番话,竟有点显现她女中豪杰之气,那恢宏的气势,果真霸气侧漏,非同凡响啊!

      

      “姑娘好口才,好眼力,稀客,稀客啊!”

      

      上官雪闻声转头,只见一位年迈的老管家,他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两手抱拳行了个大礼。“草民拜见公主殿下。”

      

      终于见到有人来了,上官雪很是兴奋,急忙说:“不必多礼”

      

      小乔这时插嘴:“你家阁主在哪?为什么大白天连个人影都没有,害我家公主苦等那么久。”

      

      说出这番话,很直接,也有些冒犯了。上官雪只是轻轻的看了小乔一眼,但也是很想道管家是怎么解释的。

      

      只见管家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想着要不要告诉公主。又行了个大礼,“公主殿下路途奔波定是累了,草民已为公主殿下准备了客房,请。”管家伸出手臂朝后院指去,两人也没有多问了。

      

      ……

      

      夜色降临,暮色朦胧。

      

      钟声悠然的传来,伴随着朦胧的夜色,伴随了清凉的夜风,此时什么都可以不想,什么都可以置之度外,上官雪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有淡淡的花香,悠远的、淡淡的、而又沁人心脾。

      

      “冬天太干冷,秋天太破败,夏天又太炎热,只有在这春的时候,在万木葱茏,百花尚未完全盛开的时候,身心也是最惬意的,尤其是在夜晚,在夜色阑珊的时候。”

      

      小乔见公主一直在窗前吹风,便拿了一见披风给公主穿上。“公主,夜凉了,该歇息了。

      

      上官雪也觉得乏了,便关上窗户,走到床边。可刚坐下,砰一声!一阵猛风把窗户吹开,闪过一个人影,两人被吓一跳。

      

      只见那是个黑衣男子,小乔大声喊道:“是谁?”

      

      刚喊完,人影便消失了。上官雪怀疑是异君阁里进小偷了,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便命小乔与自己一同追去。

      

      可惜小偷的速度跑太快了,上官雪一介女流根本追不上,考虑到了自身安全,还是先禀告管家吧。

      

      “小乔,你快去找管家,就说府里进刺客了。”

      

      “是!公主你快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

      

      “嗯”

      

      两人便分道扬镳,陡然之间,上官雪闻道不远处有舞剑声,便闻声而去。

      

      只见他把手挥向前方,用她的手腕转动剑柄,剑也慢慢转了起来。渐渐地,剑越转越快,把地上的树叶也卷起来。

      

      男子耳朵一动,突然,剑朝上官雪挥去。顿时,上官雪看见,他那双眼,一双冷静,清澈,看穿世情的眼。

      

      上官雪没有闪躲,而是紧紧盯着那清澈明亮的双眸,一步步,靠她越来越近。慢慢,她发现深邃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眼中带着难以捉摸的复杂。剑眉微邹,似乎在考虑什么。

      

      上官雪顿时回过神来,可不料脚下一滑,落了个空。男子眉角微翘,右手一拉,直接把她拉在怀中。上官雪被这突然袭来的动作,惊讶得忍不住轻哼一声。只见男子乌黑发亮的头发盘起来,一双让人犹如沉醉心醉的双目盯着自己。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你就是公主?”

      

      上官雪这才回过神来,感觉今晚一切都迷迷糊糊恍恍惚惚的。“啊对,你是阁主?”

      

      怎么,还聊起来了!现在莫名男子还抱着上官雪呢!男子这才反映过来。只听见他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你很聪明。”

      

      刚说完,上官雪满脸疑惑,尴尬之下,向右看了看,便看见站在一边的小乔露出惊呆的表情,定是看到了方才发生的一切。

      

      上官雪现依然挨靠在莫名男子的身旁,那白皙光滑的脸蛋红了起来,低着头,不好意思走向小乔身边,两人的初遇便就这样留下一段美好而又羞涩的结局吧。

      

      ……

      

      大桥中间的人行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粗粗一看,人头攒动,杂乱无章;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从事着各种活动。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许多游客凭着桥侧的栏杆,或指指点点,或在观看河中往来的船只。

      

      上官雪这才知道,原来宫外的世界如此热闹。也是因为宫里最近闹不太平,才有幸出来一趟,可惜不知道下一次出来又是猴年马月了。

      

      “卖冰糖葫芦!卖冰糖葫芦!这位小姐,来一串吗?”

      

      一位老人向上官雪送来一串糖葫芦,只见它是一个个圆滚滚红彤彤的山楂,外面裹了一层亮晶晶的糖衣。像是一串大大的红玛瑙,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那种红仿佛都把空气感染了,空气都带着甜味。

      

      上官雪这是第一次见到糖葫芦,在宫里,民间小吃基本都是没有的。所以,这对上官雪充满着诱惑。

      

      只见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上官雪面前,他给了老人两文钱,又拿走了那串糖葫芦。

      

      上官雪抬头,一张熟悉的面孔浮现在面前,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问道:“你是阁主?”

      

      他微微一笑:“嗯,这个送给你。”

      

      上官雪看了阁主一眼,二话不说便拿起糖葫芦啃了一口,咬下一口,山楂又甜又酸。“好好吃啊!又酸又甜的。”

      

      此时的阁主看着上官雪,不是馋那糖葫芦,而是馋那悦耳的吆喝声。

      

      上官雪觉得,总不能一直阁主阁主的叫着别人吧!便开口问道“敢问阁主尊姓大名!”

      

      只见阁主手一甩打开扇子,并遮住自己的脸,嘴挨近上官雪的耳朵,“阁下江逸尘。”

      

      很小声地说完,这响度也许只有上官雪才能听到吧!像是故意掩饰着什么。上官雪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搞得那么神秘,难道会招来杀身之祸吗?

      

      天气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风和日丽。?突然,天空中飘来一片片乌乌云,遮住了天空,几道闪电划空而过。

      

      不一会儿,雨滴噼里啪啦点落下来。江逸尘一把拉着上官雪的手,跑去一个方向。一瞬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雨,多么有诗意的字啊,如天地日月酝酿之精英,似娇花嫩叶贡献之琼浆。春季。细雨蒙蒙,淅沥的雨丝如琵琶细雨,打湿了绿瓦,给人春之润之感。

      

      两人躲进一家兵器店,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兵器:有长枪,铁剑,大刀,匕首…

      

      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映出一张惊白了的脸,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加了锋利的凉意,这无疑是把好刀。

      

      一种想握在掌心的冲动,——“咻”的一声,刀光剑影发射在墙上,激乱披肩的头发。刀又“咻”的一声搭在老板的脖子上,老板瞬间丢掉手中的算盘,举起双手。“大,大侠饶命啊!”

      

      “呵呵~”江逸尘忍不住笑了。“老板,我们是来买刀的。不知这刀怎么卖?”

      

      刚说完,老板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恨不得马上找一个地洞钻下去。他放下双手,额间冒出细密的冷汗,又拍拍衣服,咳嗽两声,来缓解一下尴尬。

      

      老板拿起算盘,噼里啪啦玩弄着几颗珠子,又说道:“这位公子,好眼光,一下就挑中了本店的镇店之宝。此刀叫割鹿刀,春秋战国时铸剑名师徐夫人之嫡裔徐鲁子耗尽毕生精力铸成。此刀色泽淡青,杀人不见血迹。公子好眼力,定是练武人中高手啊!”

      

      老板嘴真甜,显得一副好记性。

      

      “得了!你就说怎么卖?”

      

      老板摸摸胡子,看着眼前的两位年轻人,一身华丽的秀服,定是某个大官的子女,便说道:“至少五百两。”

      

      “五百两!”江逸尘大喊一声,虽然五百两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见到这么黑心的老板也是有点被吓到了。

      

      江逸尘偏偏不让小人得志,况且,他怎么可能为了一把普通的剑而花费五百两呢?他还是比较爱自己那把扇子,便说:“小雪,我们走吧!”

      

      “哦!”上官雪点点头,走了一步,又仔细想想,刚刚江逸尘说什么?“小雪!”。在宫里,也只有君主和丽妃那么叫过,其他人都是称呼公主殿下的。而到了江逸尘口中,却觉得那么不自然,还有点心有余悸。

      

      “哎哎哎!”老板过来拦住两人的去路,“两位,给你打个半折怎么样!只收入二百五。”

      

      听起来很美好,可像这样黑心的老板怎么可能张口就打半折呢?那刀必是赝品。

      

      “如果你再不拿出真正的镇店之宝,我们就走了。”

      

      说完,上官雪又向前走了两步,老板立即跑到门口拦住二位,似乎明白了江逸尘的暗示,“好!就拿给你们看。”

      

      老板拉两人进来,又关紧窗户,不知在哪里触碰了机关,一面墙转动起来,瞬间一道密室被打开。

      

      老板把镇店之宝拿了出来,江逸尘便大声喊道:“玄天伞!”

      

      老板很惊讶,“你竟然知道玄天伞!”

      

      这件宝物来历不浅,老板最终送给了江逸尘,说是什么有缘人,其实只为抱住性命罢了。老板也是过来人,像这样的宝物留在店里只会惹来杀身之祸。不如就送给年轻人,让他来保管吧!最后花落谁家,也与他无关系了。

      
读者评论共有条 [全部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修真仙侠
作品风格:虐恋
时代背景:架空历史
男主类型:深不可测型
女主类型:善良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推荐票信息!

暂无粉丝,请继续努力!

  •     “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曾遇见过你······”&...
  • 她,21世纪顶级杀手,杀伐果断,邪魅狷狂。意外穿越,竟成了丞相府最最失宠的嫡女。爹不疼来娘不爱,还有个庶妹天天上...
  • 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人头疼的...
×

《仙狐劫》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仙狐劫》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仙狐劫》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仙狐劫》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