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同人小说 > 女医明妃传之玉镯情缘
写作状态 《女医明妃传之玉镯情缘》|作者:汉家尕妮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8-04-17 11:18:48| 字数:431685|阅读:10881|推荐:109 | 金票数:0
女医明妃传之玉镯情缘
他是两登帝位的天下共主,守候一生,痴情不悔。 她是名垂青史的坚毅女医,妙手仁心,惠及万民。他们年少相识,谁入了谁的眼,谁进了谁的心? 如果,允贤不再姓杭;如果玩世不恭却古道热肠,善良的“祁镇”早一步认识允贤,没有因她的无心冒犯,一怒之下将其抛之郊外;如果在徐府救了祁钰一命的那个精通医术的女子不是允贤; 如果钱皇后不是祁镇的发妻,不是允贤的恩人;如果允贤和祁钰,没有感情纠葛.;如果没有毒誓,没有执念,没有选择,没有不得已的拱手相让....... 祁镇与允贤的故事,又会是怎样的呢?
  • 本周点击:10731
  • 本月点击:10881
  • 本周推荐:96
  • 本月推荐:97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连载
不好意思拖了那么久才更新,前一段时作者有些江郎才尽,这段阴谋诡计也着实有些难编了总是写不好。改了写写了再改才勉强看得过去传了上来。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vip
更新时间:2018-04-17 11:18:48
只是…



    一旦创立女医制度,今后宫里的医女,必定和宫婢是要区分开的。如此,就得皇帝下旨,令江南制造局赶制一匹属于医女们穿的服饰。如此一来,皇帝势必会将此事拿到朝堂上议论,张口问户部要钱填补。



    户部尚书会答应将钱借给皇帝吗?遥想当初,仁宗皇帝极为宠爱郭贵妃,帝妃两儿好似民间夫妻般恩爱缠绵,互敬互爱。皇帝为了给心爱的妃子采买一套八宝缠丝金凤的荻髻头面,作为生日贺礼。因内库空虚,皇帝只得打白条给户部,希望户部尚书能通融一下,从户部府库挪借一百五十六两纹银。



    可是,户部尚书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皇帝的借款。不借倒也罢了,竟然还联合六部上奏,弹劾皇帝沉迷女色不顾国家财政,乃是玄宗误国之举!内阁又不想得罪六部,免得在俸禄问题上苛刻自己,便在票拟上赞同弹劾奏章。



    仁宗看罢奏章,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孙太后记得,那时自己还是太子朱瞻基的侧妃,刚被纳入侧房进宫向仁宗和张太后磕头。偏巧那天,便很不幸地遇着仁宗皇帝因此事大发脾气,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给司礼监下驾贴,扬言要在午门外廷杖户部尚书,抄家。



    若非皇后的张氏劝阻,那仁宗皇帝在史书上的名声可就堪忧了。也因为此事,仁宗皇帝憋了一肚子闷气伤了身体,早早地就离开了人世。



    后来,张太后跟自己说,咱们大明朝的文官啊,那真是前所未有的厉害,就连皇帝也不得不让着他们,迁就他们。倘若不听劝谏,皇帝的名声就毁了不说,反倒成全了他们的忠烈,让后世觉得皇帝是个昏君。当初,我也真的怕仁宗皇帝半生的品德节操,因此事毁于一旦,所以才劝他忍下这口气。



    却未曾想,他…到现在,我都不知当初劝阻先帝下架贴廷杖是对,还是错。说对吧,顾全了先帝的名声。说错吧,作为妻子我却让他一个九五之尊对大臣忍气吞声,终究伤了身体,送了性命。所以静儿啊,你得多劝劝皇帝,别为一点小事私欲怂恿皇帝为你得罪大臣,自己憋一肚子气伤了身体。



    回忆的闸门慢慢关闭,孙太后将思绪拉回到了现如今。



    这个与众不同,一心向医的周皇后颁下懿旨,在宫里招揽宫女学习医术,为宫里的女子和官宦命妇们看诊治病,为减少因礼法,延误病情丧命的悲剧。她倒是花了一番功夫应对朝臣们的围攻,弹劾,在懿旨中引经据典地说了一达通道理,皇帝自然也是赞不绝口,甚至还是在背后支持她这样做的。



    然而,周皇后在做这件事之前,是否想过,此议一旦被她那急性子的皇帝夫君在朝中提起,会招致怎样大的阻力和压力?是否想过,皇帝秉性刚烈,年轻浮躁,若因此事与大臣开战,下架贴廷杖大臣会有怎么样不堪的后果?



    皇帝定是看了周氏的懿旨后,也是一股热血往脑袋上涌。



    唉,这两个孩子啊,太年轻了,做事只凭着一腔热血,善良的心意和年轻人的斗志,却是完全忽略了现实的残酷和失败的后果。



    不行,我得阻止皇后这么做!为了皇帝的名声!



    思想至此,孙太后正了正靠在暖炕的身子,放下了执在额上的手终是将适才的慈爱面孔,即刻换成了一脸的肃然和不容反驳的威严。启口的话语更是带有令人不敢抗拒的威慑力:“哀家知道你们心底纯良,各个儿都被周皇后的懿旨中的内容打动了。理解你们想要报名学医,从此造福更多的姐妹。”



    “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大明的老国母,我必须考虑皇帝的利益和名声。如此,便不得不阻止尔等与皇后学医,在宫里开创所谓的女医制度。”



    一番话,着实震惊了在场的所有宫婢。



    她们面面相觑,均是一脸的不敢置信。她们想不透自己学医,造福宫里的姐妹们,与皇帝陛下的名声会有什么关联。为什么适才还一如慈母般的老娘娘,在沉默良久后翻脸如此之快,那么郑重其事地反对她们去学医。



    孙太后转脸吩咐侍女道:“墨玉,你现下便去长春宫将皇后给哀家唤来。”



    其实,墨玉的心思,也和这些前来请旨的宫女都人一样,觉得长春宫的周皇后在宫里开创女医制度,培训医女为宫里的女子服务是好事,墨玉也想加入到学医的行列中去,只等太后老娘娘的一声好了。可不曾料想,太后非但没有支持大家学医,开创女医制度,反倒拿着维护皇帝名声的由头阻止…



    忽听太后吩咐,墨玉稍稍怔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珠,从右往左转了一圈儿,她心下揣度,太后老娘娘让我将周皇后叫到这里,难道就是想以太后,婆母之威震慑皇后,让她趁早打消了这个造福后宫的想法?



    又听得太后不耐烦地催促道:“你楞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墨玉只得应了声儿“是”不情不愿地躬身,退出了仁寿宫的东暖阁,往西六宫而去。



    因近日欲要召见前来报名学医的都人们,周允贤特特地叫丫鬟药锄,为自己梳了一个庄重却又不失美丽的牡丹髻。发髻两边,各插一根吐着翡翠色流苏的玉凤簪子,中间卡着小巧的宝石蓝凤冠。又有丁香伺候着,穿上了雪色掐金百蝶云肩袄子,藏蓝色绣着祥云的马面裙,外面罩上了白色的披风。



    打扮就绪,丁香朝两个内臣打了个眼色,一面金铜色凤头穿衣镜便搬到了周允贤的面前。药锄荡了一眼,昏黄的镜中倒映出周允贤的影子,抿嘴笑道:“瞧瞧,咱们娘娘这一身儿装扮就像观音菩萨似得。”



    桂枝骄傲地笑道:“娘娘进宫之前,在民间就有活观音的称号了。”



    “若是娘娘能在宫里训练一匹医女,不但能造福宫里的姐妹,后妃们,以后到了年纪被放出宫外,还能造福民间的女子呢!届时娘娘可就积了大德!”



    药锄话刚落,便有长春宫杂役宫女秀菊在殿外禀报:“娘娘,墨玉来了。”丁香,桂枝,药锄和她们的主人周允贤闻言,齐声重复了句“墨玉”主仆脸上均是疑虑。丁香直觉心下一阵儿忐忑,有种莫名的不祥之感涌上心头。



    她紧紧蹙起两道新月眉唤了声:“娘娘…”周允贤也是一脸的愁容。他们主仆是一条心的,听得墨玉的名字都有种提到太后的惶然和不安。



    然而,也正因为心里的惶然,她们才更不能怠慢了殿外的墨玉。丁香看了一眼周允贤,见她与自己颔首,方明白了她的意思。



    于是,丁香转脸扬声吩咐殿外的秀菊道:“快请墨玉姑娘进来说话。”



    秀菊道了声“是”抬手打起了正殿寝室的深蓝色印花棉帘子,将一袭都人打扮的墨玉请了进来。



    墨玉跨进门槛,先是弯曲了双腿,叠手于腹部向周允贤行了个福礼,形容再不见往日的敷衍。取而代之的是由衷的恭敬:“奴婢,墨玉参见皇后娘娘。”



    再有丁香等人向墨玉行了个福礼,称呼她“姑娘”均是碍着太后的雌威。墨玉也笑着还礼,亲热地称呼她们妹妹。



    一通客套礼节完毕,周允贤方问道:“墨玉姑娘前来可是太后有事?”



    墨玉赞然一笑道:“娘娘果然聪明,一猜就中!”继而,将适才仁寿宫所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跟周允贤主仆说了一通。



    闻言,周允贤不禁叹息了声儿道:“太后老娘娘最是慈善的人,想也不会真心阻止你们来向我学医,将来造福后宫姐妹们。她定是担心,皇上为了支持我在宫里训练医女,张口问户部要钱资助医女们所穿服饰从而惹来群臣围攻施压。担心皇上爆碳脾气上来,不管不顾廷杖文官在史书上留下骂名。”



    墨玉和丁香等人听罢,均是一惊,异口同声唤了声:“娘娘,您…”



    周允贤想了下,似是心中有了说服太后改变主意的计较,转脸对墨玉等人道:“走吧,墨玉,本宫随你去见母后吧。桂枝,丁香跟着我去就行。”



    三人均声道是,遂跟着周允贤一路出了长春宫。



    此时,周允贤已有七个月的身孕。重重锦衣,也再也难掩隆起的肚腹。外面天寒地冻,宫里不乏内臣小宦将宫苑道路上的冰雪清理干净了,但丁香还是叫了赶马车的內侍用车子将唾沫她们送到了西二街的仁寿宫。



    一进仁寿宫的东暖阁,满室的都人宫娥皆福礼参拜,口呼皇后娘娘千岁。周允贤微笑点头,示意大家起身,继而转身于孙太后面前双手交叠于腹间,双腿前后略略弯曲行了个福礼道:“允贤参见母后。”



    孙太后最是个心慈面软,吃软不吃硬的人,见周允贤对自己如此恭敬孝顺,又听她温柔端庄地喊自己“母后”感觉竟比从小为她所养的皇帝还要亲切,不禁心花怒放,即使想要责怪她两句也不忍心了。



    孙太后慈爱地一笑,招呼周允贤坐在与自己一几之隔的垫子上垂足坐下。



    周允贤谢了恩,遂提着裙裾走上脚踏垂足坐在了孙太后的对面。



    孙太后歪过头,隔着中间的茶几,略微看了一眼周允贤隆起的肚子笑问道:“总有七个月了吧,可有诊出何日生产?”



    一经人提到她与祁镇的孩子,周允贤那张不算漂亮却端庄十分的脸上,便不由自主地露出难掩的甜蜜笑容,手也情不自禁地抚上隆起的腹部柔柔地说道:“回母后的话,已然七个月零一十四天,约莫待到年后就要生了。”



    孙太后话中有话地说了这么一句。“是该好好休息,少做劳累之事罢。”让早已知晓太后本意的周允贤听着,也只是笑而不语不做辩解也不赞同。



    俄而,她言归正传问道:“母后可是为培训医女之事找允贤问话?”



    孙太后不禁一愣,瞬时便恢复了常态似笑非笑道:“正是。”遂将自己的一番反对的苦心和顾虑说给她听。末了,孙太后叹息道;“你与祁镇的感情,我心里是清楚的。就像先帝与我,仁宗皇帝与郭贵妃一般真心相待,犹如民间夫妻般恩爱亲昵。你既然如此亲爱祁镇,也该处处为他着想几分吧?”



    周允贤颔首,话却说得异常坚定道:“母后说的是,祁镇在我心里,更重的是夫君的身份,我应该时时处处都为他着想。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在宫里培训医女。至于为医女们所置办的服色,母后大可放心。我可以拿出我的所有嫁妆首饰换取钱财解决,绝不会怂恿祁镇向户部伸手要一文半子。”



    “你…”



    还未等周允贤解释,一道令无比熟稔的声音自殿外传入,一句:“太后放心,钱不必允贤出,更无需动用户部!”说得有些郑齐的味道,却又不失郑重和深情。话毕,人已自个儿掀起珠帘跨入了仁寿宫东暖阁。



    随之,便是在场所有宫人,内臣跪倒大片山呼万岁。周允贤也扶着肚子慢慢从炕上站起,走下脚踏来到他身边,还未等她象征性地福礼便被朱祁镇一把揽住。稍稍抬起脸,恰巧正对上他浮着“鄙视”的脸庞,然那双凝视她的双眸中,却荡漾着得意狡黠的笑意。周允贤心下腹诽,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正欲“质问”时,但闻坐在暖炕上的太后先她一步问道:“皇帝,你说,既不用允贤出钱,又无需向户部伸手是什么意思?”



    朱祁镇道:“朕的个人库存总共有一万五千两银子,加上往年各藩属国进贡的珍奇异宝拿到前门古玩店买卖,就能大赚一笔。反正那些东西,留着也没有用,还不如换些钱做些有利于百姓的实事,造福亿兆子民呢!”



    一番话说得孙太后等人皆是一愣。周允贤嘴角渐渐上扬,望着他的眸子里漾起感动,又骄傲自豪的潮汐,两靥显出甜蜜的笑涡。她低低唤声:“元宝”



    孙太后紧蹙柳眉,不予置信地看着朱祁镇道:“皇帝,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你,身为帝王怎么可以公然地将藩国的贡品弄出宫,做出这等下贱商贾之事?此等事,若是传扬天下,大明的声誉你还要不要?”



    话落,便迎来皇帝毫不客气的抢白,当着众位都人内臣,还有自己贴心的皇后,司礼监太监的面儿,端的是半分情面,也没有打算给孙太后留的打算,言辞一如既往的苛刻,话语连珠炮般轻快而掷地有声:“太后,朕这么做,可都是为了大明的亿兆子民啊!难道,以太后之见,朕就该顾及自己的体面和没用的身外之物不顾不顾百姓死活?不用不说动用朕的司库和贡品了,就算朕真的向户部伸手要这笔钱,也是半点也不过分的!”



    “再说…”朱祁镇含笑,低头含笑睨了一眼周允贤,转而面向孙太后,脸上的笑容即刻为凌厉取代。他质问道:“允贤在皇后招揽选拔医女的懿旨上,也有说明,是为了救治更多因礼法不得就医,从而延误病情导致无辜丧命的女子。太后也是女人,为何就不能支持允贤,非要打着维护朕名誉的幌子阻止这些善良的女子们向允贤学医,反对在宫里开创女医制度呢?”



    一番咄咄的质问,犹如晴天炸雷般向孙太后劈来,只震得孙太后浑身发抖。他恼怒地瞪着他质问:“皇帝,你这是在质问哀家,你的母后吗?你,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般恨我,非要,非要当着这么多宫人的面贬斥拷问哀家!难道你忘了,你是如何从一个庶出皇子继位为君的吗?你以为…”



    话说到一半,便被朱祁镇抽剑拦腰斩断,还之一阵儿冷笑,继而便是更为珠炮似得责难:“我是庶出怎么了?谁让某些人不懂医术,被人坑害得断子绝孙还有无知冤枉谭家,戕害得允贤全家求生不得。竟还嫌作孽不够,杀母夺子躲避殉葬。怎么?还当朕是白痴,傻瓜不知真相,感念你的恩德?”



    一番无情冷酷得,连殿外北风积雪闻之,都要黯然羞愧的怨恨刺心之语撞入孙太后的耳膜,直寒得她浑身颤栗,伸出指着他的手指都在筛糠般哆嗦。她瞪着皇帝的眸子充溢着血丝,眼眶都快要崩裂了,舌头都好似打了结,一个“你…”是她咬破了舌尖儿,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来的,满是悔意和愤恨。



    她被气得完全丧失了理性,恼羞成怒地冲在场的一众宫女,内臣们吼道:“还不给哀家滚出去!滚,滚滚,滚出去!”却引得朱祁镇数声冷笑。



    周允贤暗暗拽了下他的袖子,低声唤道:“元宝…”



    朱祁镇含笑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亦是宽慰道:“没事的。”继而转向气得发怔,前胸起伏的孙太后冷笑道:“怎么你心虚了?是朕,当着大伙儿的面撕裂了你伪装多年良善的假面具,露出了你魔鬼的本相你恼羞成怒了?”



    话至此,朱祁镇含笑拍了下双手道:“好好好,既然如此,你就该老老实实地在宫里养老,以后后宫便全权交由允贤做主。她才是大明现在的国母!”



    言毕,还未等渐渐缓过神儿来的孙太后再说什么,他已便牵了周允贤的手,招呼了一众未退的都人内臣走出了仁寿宫的垂花门。



    临走,还不忘大声儿喊了句:“走吧,去坤宁宫跟皇后学医去!”果然赢得了所有想要跟着周允贤学医,救治宫中姐妹的都人们一阵欢呼。
读者评论共有27条 [全部评论]
4
汉家尕妮发表了评论
11  谢谢你能欣赏我,希望我们能相互鼓励帮助,共同在文学小说的创造上努力
评论于:2018-04-16 07:06:37
3
火之刑发表了评论
11  火之刑携《薄情君郎》前来拜访,望回访指点一二!
评论于:2018-04-12 09:28:14
0
Haru发表了评论
11  支持
评论于:2017-12-04 08:31:25
4
汉家尕妮发表了评论
11  第三方登录步骤: 打开网页——点击QQ,微信,微博,输入账号,授权就可以写书评了!不用注册简介方便。
评论于:2017-11-14 05:33:11
4
汉家尕妮发表了评论
11  谢谢支持!
评论于:2017-11-05 06:09:38
1
发表了评论
11  打赏了1金票,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评论于:2017-11-05 06:05:01
4
汉家尕妮发表了评论
11  他们两口子都是这种人,没发现吗?元宝也是这样!
评论于:2017-11-01 09:05:24
0
Haru发表了评论
11  允賢聽到有人侮辱自己不生氣,卻為元寶平反,贊!!!!
评论于:2017-10-31 08:54:43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同人小说
作品风格:甜文
时代背景:古色古香
男主类型:轻松逗趣型
女主类型:善良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打赏:376 ,打赏排名: 3217 帮助

排名 昵称 等级
Haru 清汤粉丝
汉家尕妮 清汤粉丝
沐凝萱 凉拌粉丝
墨家小邪 凉拌粉丝
浮沉季 凉拌粉丝
凉拌粉丝
  • 听说王妃是白痴废物? 错! 王妃文能装叉扮白莲,武能拳打碧池绿茶,气死黑心后妈。 听说王妃是个鬼脸丑八怪? 错!...
  • 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
  • 楚枫看着身边的妻子,女儿,红颜知己,兄弟,战将,微微一笑,道:“你们后悔吗?”雪狐:“小枫,这次姐姐不会丢下你...
×

《女医明妃传之玉镯情缘》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女医明妃传之玉镯情缘》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女医明妃传之玉镯情缘》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女医明妃传之玉镯情缘》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