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古言宫斗 > 胡姬
写作状态 《胡姬》|作者:连丛树蕙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8-04-20 19:00:09| 字数:449758|阅读:7038|推荐:472 | 金票数:0
胡姬
    花间一壶酒,赠予君相赏。胡姬卖酒时,愿遇好儿郎。 大唐胡姬,浴火重生后,时遇安史之乱,山河破碎,兵戈不息! 在经历背叛后,她会选择黑化复仇?还是善意原谅? 两世纠葛的爱恨情仇,在今生的尔虞我诈中才得以看清,虽不能笑着原谅,但求不再浪费大好时光。 战乱纷争中,且看胡姬沈念如何在爱与恨的夹缝中挣开尘网,逍遥大唐?
  • 本周点击:6837
  • 本月点击:6868
  • 本周推荐:199
  • 本月推荐:201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连载
日更3000!加油! 欢迎加入树蕙大宝贝的窝窝:576807671 和我一起交流《胡姬》的故事吧!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18-04-20 19:00:09
“派人去益州,接沈念和李适回长安。”李俶再次出声命令。



    老者依然有些为难,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再阻止,李俶定会发怒,想了想,他问道:“沈将军那边,该如何交代?”



    这样无名无分地就要接沈念回长安倒也不难,毕竟李俶现在是大唐的皇子,可是牵扯到沈修仁,这件事又该如何是好。



    李俶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沈修仁能够让沈念住在益州城自己的宅邸中,显然是对沈念极其看重的,而现在沈修仁驻守陇西,若是他真的因为沈念开罪了沈修仁,那沈修仁会不会与叛军勾结,杀一个回马枪呢!



    这件事情实在太过重大了,他没有办法轻视。



    良久良久,李俶都没有说话,他只是在大厅中来回踱步,而那老者便静静地侍立在另外一边,等待着李俶的决定。



    这个时候,李俶是在犹豫,同时,也是在思索。



    一定会有办法的,肯定会有办法的,怎么不会有办法呢!



    这样想着,李俶突然脚步一顿,抬眸间,他的双眼也明亮起来。



    “派人去接沈念回长安,若她不悦,便假意退回,暗中将兖州夫人带回长安。”李俶势在必得地命令道。



    如果沈念高高兴兴地跟着队伍回长安,他便可以有说辞应对沈修仁,若是不悦,那就只好先带回璇娘,他倒是不相信,沈念会放心的下自己的娘亲。



    眸中满是惊喜,李俶的唇也是扬的越来越高。



    老者依言应诺后,也转身离去。



    ……



    益州城中



    沈念次日一早便起床。



    她唤了侍婢叫来赵福。



    “昨日宴席,入画可有出错之处?”沈念柔声问道。



    赵福略弓着身子,笑道:“否,入画姑娘聪明机灵,送了贺礼后,并无人问话。”



    无人问话?难道王旸没有找入画的麻烦?



    “郡主可有说什么?”沈念狐疑地问道。



    她还真是不相信,一向高傲的王旸会不说话。



    “郡主只是问了女郎你的情况。”赵福老老实实地说道。



    问了她的情况,这一下,沈念更是好奇起来。



    “你如实说来。”沈念认真地倾听着。



    赵福见沈念似是感了兴趣,当即娓娓说道:“郡主问入画女郎因何未到,入画依姑娘所言回答,而后郡主便没有再说话了。”



    这就没有了?



    沈念诧异地听赵福说完了话,仍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以为那王旸至少会对入画出点难题啊,可是似乎这个王旸只是喜欢给自己出难题而已,难道……



    沈念没有说话,她只是细细地琢磨着。



    王旸给她送了请帖,然而她没有给王旸面子,想必王旸会出什么后招吧?



    最近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前段时间兰儿来找过自己,还有……



    春生一家!



    难道王旸是想借这次生辰宴,用春生的事情奚落自己一番吗?



    想到这里,她冷冷一笑。



    “我知,”她无奈地说道,“李将军可有提起我?”



    话问出口,沈念便觉得自己问出的这句话是多余的。



    李晟是什么样的人,他是绝不可能在那样的场合提及自己的。



    “未曾。”果然,赵福证实了她的想法。



    沈念微微一怔后,便淡笑道:“善,你去查查上次闹事者春生一家的下落。”



    见赵福犹豫,沈念直直地盯视着他!



    “因何迟疑?”沈念问道。



    赵福眼珠滑溜一转,还是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春生一家大闹沈府,如今益州城中因此事流言四起,此时若是……”



    “然也!既然如此,便不必去了。”沈念干脆利落地回道。



    赵福似是没有想到沈念的主意会改变的这么快,诧异地看向沈念。



    只是沈念并没有再解释的意思,她淡淡地说道:“若是有关于他们一家的流言传出来,你便来告诉我。”



    她说罢,便摆摆手,示意赵福可以离开了。



    等赵福离去后,沈念又是一声长叹,她分明知道春生一家会遇到危险,可她却还要无动于衷,这种无奈,是发自肺腑的。



    沈念并不是同情,她现在自顾不暇,如何能够分心去同情别人呢!



    只是她对痴傻的春生感到抱歉,因为愚蠢的母亲和窝囊的父亲,所以便牵连他丧命,这让她非常怅然。



    可是怅然也没有什么用,所以只是轻叹一口气后,沈念便将所有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午时一过,沈念便忙着吩咐赵福备车马了。



    因为明天就是上巳节了。



    “姑娘,车已备好了。”阿溪跑进菡萏院,额角渗着细碎的汗水。



    沈念微微侧头,对身旁抱着李适的璇娘说道:“阿娘,我们走吧。”



    今天她本来不想出门的,不过想想璇娘来益州城这么多天了,都没有好好地出去玩玩,整日呆在府中应该是很闷的。



    几人上了马车,由侍卫们护送着出了沈府。



    这一次,大早赵福就将阿骏和牛郎一起从军队里接了回来。



    璇娘抱着李适,与入画同乘一车,而沈念则与阿溪和牛郎同乘一车,阿骏则骑着马领在队伍的前面。



    摇摇晃晃中,沈念掀开车帘看看阿骏的背影,欣慰地笑道:“阿骏长大了。”



    “阿姊,牛郎也长大了。”牛郎仰着脖子凑到沈念的身边。



    沈念放下车帘,摸着牛郎的头发,微微笑道:“然也,牛郎长高了。”



    虽然坐着,不过好几个月没有见到牛郎,猛地这么一看,牛郎确实长开了很多。



    人就是这样,璇娘与她每日都能见面,她并未有璇娘忽然老去的感觉,李适也是,虽然已经好几个月了,可好似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是如果一旦分别太久后,再次相见的时候,就会非常明显地感觉到变化了。



    这世界一直在变,只是自己从未留意极其细微的地方而已。



    想着想着,沈念便再次展颜一笑:“牛郎在军中可有学会东西?”



    “有,阿骏教我射箭。”牛郎得意洋洋地说道。



    沈念睁大眸子,惊讶地看着牛郎稚嫩天真的面容。



    其实牛郎除了五官张开了一些之外,好似晒黑了不少,难道是因为他整日在军中练习射箭了?



    沈念满意地点头肯定:“牛郎真厉害!”



    牛郎听到沈念的夸赞,当即乐开了花儿一般地将头埋进了沈念的怀中。



    沈念笑呵呵地抱着牛郎的小脑袋,此刻温馨真是她最为向往的,祖母去世了,而牛郎,她一定要像亲弟弟一样对待他!



    如今牛郎的技艺日渐高超,想必日后定会有所出息吧,如此,她便也没有辜负祖母的在天之灵。



    恍然间,在日落西山之时,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益州城的郊外。



    看到郊外的河边各大氏族们已经在安营扎寨,沈念忽然一阵失神。



    几年前在长安曲江边,那一夜的宴席,以及她在皇城外演奏的那曲《凤求凰》,好似就在昨日一般。



    “阿姊,我们玩什么?”牛郎仰着脖子问道。



    沈念垂眸看牛郎兴致勃勃,莞尔一笑道:“纸鸢。”



    纸鸢?



    牛郎的眉心微皱,有些为难地嘟起小嘴来,“阿姊,纸鸢是女孩子的玩具,牛郎不喜欢玩。”



    沈念哭笑不得地看着牛郎,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是啊,牛郎是男孩子,他如何会喜欢女孩子们玩的东西呢!



    沈念略一歪头,向着不远处的阿骏唤道:“阿骏。”



    阿骏闻言迈着长腿跑了过来。



    “你带牛郎去射箭,但莫要跑远。”沈念仰眸看向已经比她高出半头的少年,温柔地嘱咐道。



    方才牛郎说自己射箭很厉害,既然如此,就让阿骏和牛郎两个男孩子一起去射箭好了。



    “阿溪,我们玩纸鸢吧。”沈念命赵福从马车中取出几个纸鸢,递给阿溪和入画每人一个。



    阿溪高高兴兴地接过纸鸢便兴致大发地开始研究起如何放纸鸢来了,而入画则依然站在沈念的身边,不为所动。



    “怎么?你不喜欢?”沈念问道。



    入画摇头,“否,只是心中有愧,不敢放肆。”



    沈念眸光沉了沉,入画这是在说对她感到愧疚,所以不好意思去玩?



    “无妨,我既说过不怪你,便不会怪你。”沈念淡淡一笑道。



    这时候,一边的阿溪扭头向入画和沈念这边看来,疑惑地问道:“这线缠住了,如何解开?”



    “让入画帮你。”沈念顺水推舟说道。



    入画见沈念又向自己看来,只好应承道:“怎么了?”



    沈念见入画和阿溪在一处玩起了纸鸢,再次勾唇一笑。



    她提步走到璇娘的面前,伸手抱过李适,向璇娘说道:“今晚有宴,我邀请了一些贵妇,阿娘也可与之说话解闷。”



    虽然现在没有几个人会敢跟沈念走得太近,可明日便是上巳节,大家一起同游,因此有一些对沈府颇为好奇的贵妇们,倒是十分欣喜地与之结交的,大不了今日了解一番后,便不再往来。



    上巳节是最为开放的节日,甚至贵公子和贵女都可在这一日与平民们一同取乐。



    当然,这些只是朝廷的规定,可真正实施起来,并没有几个人贵族会与平民们在一处扎营,贵族们往往都有侍卫保护,因此,凡是平民者,根本无法接近贵族的女子和郎君,更别说与之交好了。
读者评论共有19条 [全部评论]
3
连丛树蕙发表了评论 置顶
11  感谢大家!
评论于:2017-06-30 15:49:46
2
梦月花妖发表了评论 置顶
11  很好看。*油!大大
评论于:2017-05-29 02:18:30
0
MYTKING发表了评论 置顶
11  很好看的小说(≧▽≦)更更更!
评论于:2017-06-11 00:11:06
9
雪小白发表了评论
11  三推回访!!
评论于:2018-04-17 06:42:05
3
火之刑发表了评论
11  火之刑携《薄情君郎》来访,支持大大,加油!望回访指点一二。
评论于:2018-03-23 08:28:29
6
纱夜发表了评论
11  纱夜携《幻妖少女》来访,一推送上,支持大大,加油!望回访。
评论于:2018-03-01 06:09:36
2
安雨诗发表了评论
11  三推送上,加油加油,么么哒
评论于:2017-08-23 09:34:59
2
安雨诗发表了评论
11  三推送上 么么哒
评论于:2017-08-22 11:09:41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古言宫斗
作品风格:生死
时代背景:古色古香
男主类型:冷峻坚毅型
女主类型:御女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推荐票信息!

排名 昵称 等级
连丛树蕙 粉丝炖排骨
安雨诗 清汤粉丝
桃李不言 清汤粉丝
雪小白 凉拌粉丝
洛雨笙 凉拌粉丝
伟大的希哥哥 凉拌粉丝
追寻永恒 凉拌粉丝
末日棒槌 凉拌粉丝
纱夜 凉拌粉丝
  • 听说王妃是白痴废物? 错! 王妃文能装叉扮白莲,武能拳打碧池绿茶,气死黑心后妈。 听说王妃是个鬼脸丑八怪? 错!...
  • 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
  • 楚枫看着身边的妻子,女儿,红颜知己,兄弟,战将,微微一笑,道:“你们后悔吗?”雪狐:“小枫,这次姐姐不会丢下你...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胡姬》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